Web Analytics

一位自稱來自天國的人與其主人的對話

Kanrai Daiki 2024-05-14

這幾個月以來,我透過郵件的方式,認識了一位自稱來自「天國的居民」的聯絡。對方對我講述了很多「天國的資訊」,其自稱不屬於任何宗教與任何教派,由於在天國與其主人(耶和華)發生了矛盾,所以來到了人間。他稱自己保留了在天界的記憶,而且可以與其主人對話。他表示,自己對人間的宗教和儀式了解不多,並告知我在天界不存在人間的宗教,他自己也未完整閱讀過聖經。

對方主要使用中文與我溝通,偶爾會用英文。因為我與他在一些事情上的認知與溝通存在差異,幾個月以來我們之間存在了不少矛盾,由於過程過於複雜,我就不在這裡進行展現了。近期,我收到了一份他與其主人的對話轉錄的文字記錄(原文即為簡體中文)。在他的授權下,同意我將其與其主人的對話公開出來,並告知我不要有任何修改:

Sure, i am no thing in myselft, if the lord god not give me, i am just noting. inportant best thing is that letter qustion me Master. please careful treat it, don't del and add anywords, don't consider anyone treatment.

注意,下述的文字可能會衝擊部分人的宗教信仰,請理性對待,我發布這段文字也僅供大家參考。以下是原文所有內容:


下面内容是我和天地万物的创造者的一些对话,我决定公开一部分因为很多我也记不起来了,在文中我将称之为“主人”。

我:亲爱的主人,你好。我过去的确用一些很极端刻薄的问题问你,你以事实或者我的口教训了我自己。现在我想复现一下当时的问题,所以现在邀请我自己和你出现在纸上。因为很多问题提问都很遥远之前或许愚蠢或许极端,但依然要复现出来。

我:主人,如果被看作是个人的疯言疯语,那你如何认为?

主人: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我在大地上布往很多使者,我在天界布往很多天使。若是有人劝告,他们大多必扭着脖子说:“这是个人的疯言疯语”。去问问一些我的使者吧,他们去劝导人时听过太多的疯言疯语。

我:听说我的主人是仁慈的主,从不把人丢入火狱,但很多人的确说火狱是真的,哪那个中枢是如何运作的?

主人:我的确不把人赶去火狱,但让人去火狱的条件到了他自己就会去。天界一切信息的传达是通过能量而非视线,在天界人只要互相一看便一切通明。那肮脏的人,口是污秽的、眼是混沌的、心是可耻的,你说其他和他不一样的人如何能接纳他?他的确只受他自己所创作的恶,其他人无法把罪强加给他,这还不够吗?

我:世人经常问:“既然是万能的上帝(通常这个表达叫‘THE LORD GOD’一般是‘我的主’的意思)为什么不能消灭邪恶,如果不能是不是就不是万能了?”那你回答这个问题要说“能或者不能”。

主人:这个问题真够有趣的,似乎打算用有限渺小的人来限制我。要不来阐述下什么叫“邪恶”吧,现在是个无休止的话题了,因为世界是我制定和掌权的,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无限的我创作的。我不是符合人们私欲的万能,我不能消灭“邪恶”,邪恶是那人抵抗我,我就放任他于是恶就因他心而生,因为邪恶要伴随创作他的人走下去。让他去吧,他不接受我的引导,又要去那里呢?

我:地球为什么要“善恶”并存的体现呢?

主人:其实你这个问题问的不好,更像人类幼儿启蒙的问题。稍微大一些的人都知道人类的苦难是自己造成的,但你的内心的不是这个意思。“为什么同样第一次出生有人投胎好,凭什么大家都是第一次来地球,是上帝偏心吗?还是难道在未有之前还有什么导致这次结果?”这个是不是你想问的?我告诉你吧,我不偏心其实每个人分的都是一样的。但有些人抛弃天界选择人界,用天界来换人界实在是巨大遗憾的亏损。人的所谓的第一次“生命”通常情况下我会给他适当的环境,让他来选择他自己想要的人生。

诚然有些人会经历“轮回”,因为当初的执念重返人界。这个因果只有我知道,甚至连他都不明白,我允许他“轮回”是为了破除他内心的妄念,不然他就成火狱的居民了。事实上“轮回”只是以你的知识来做定理的产物,生死在我看来只是在一息一瞬之间,你不过是借了个肉体胎,何得谈得上“生死”呢?

主人:你是不是应该休息下好让你驱散一下真理,然后让混乱充斥着你,好继续来聊这些傻瓜的问题?

我:我的好主人呢,这都让你识破了。这虽说是一份旧的回忆但确实被你的真理所震惊了,诚然你说的这不是我第一次听过你说这些话。但是为什么知道和行动仿佛天堑之隔,比如你听过我很多的抱怨,每当我要重整旗鼓的时刻。挫败总会像那个[电子游戏(英雄联盟)]似的删了又下载,下载又删除。

主人:若是人行善念像邪道那样,火狱早就空了。火狱的居民经常说:“我们因为先前的妄为,现在被彻底抛弃了。”不然,我是天地的监管者,我告诉你吧若是火狱那个居民能行善,哪怕一点不属于他心中恶之花所预期的。我就会把他提高一层到不是那么受苦的,若是他心有觉悟能持续行善那他就会逐渐抬高直到摆脱火狱。但这样做是难的,是痛苦的,就像你那个比喻一样。去做点什么摆脱“火狱”?不要到真正的火狱来到,那人就要哀哭切齿了。你不是读过《出埃及记》吗?那个法老直到海水上到他的脖子,他才说:“我信。”

我:如果有恶灵来假装你诱骗世人,那怎么办?善灵借你的名义来说一些话,只是当前这个时机有用,随着时代的变迁不再适用,那如何处理之前被说出去的话呢?我的主人,很多的话不再符合时代但当时确实是一个有用的建议,但今天很多人依然奉为经典。比如那个不吃猪肉的问题,我所处的时代卫生条件极大改善,对于不缺水广袤的土地养猪已经不是问题。

主人:借我的名义使得人为恶者,罪孽数倍于他,受损者却不沦陷,我的使者会接走他远离恶者。对于猪的那个问题确实是时政方案,诚如所说阿拉伯地区是极度缺水的土地。我说的话是以他能明白的意思降维到人的身上的,我允许人做一些不恰当的比喻,因为人是受限的,人的成长的确需要慢慢地来。确实有很多的谬论很经典的传承下来了,但如果人们能翻一下原本的话语就会发现是被篡改过的。他们很多人硬着脖子说:“这就是主的意思,我们是坚信的。”到时我就会让他们亲自品尝他们坚信的谬论。很多从天界降下的话语都是类似比喻的灵语,如今的人早就对“现实世界”理解根深蒂固,他们不再属灵,很多话只是他们看到世界的产物妄加猜测。

我:主人啊,我极为爱慕你。但是是虚假的,人若用口来尊敬你就是行恶道,人若是行善即使不知道至高主的存在那也是主所亲爱的人。我十二岁向天空发问,有至高者能指引我吗?你以闪电般的讯号回应了我,可我发现小恶小憎依然伴随着我,我说妄言并乐此不疲。我曾求你:“如果我的偏移不符合我主人的预期,求你打我但不要太重。”主人?

主人:你曾诚恳求我,那我就是你的主人。如果你认可我,就应该在行动上也称我为“主人”。

我:主人那些口口声声说我拒绝神并决断一切封建迷信,坚定相信科学主义的人如何?

主人:这又是个小孩子的问题,但还是要回答你。以仁爱相敬的人并没有向我决断,我是关怀他们的。世人不可能以肉眼寻见我,我不是要创作一个以我为尊的世界。其实世界的大纲早就创作好了,维持它的运作对我来说一点也不费力,处理世界的琐碎对我来说是极为轻松的,超越你理解的轻松毕竟你是个人干什么也不轻松。是地上的人借我的名义想要创作一个神权的世界并成代理人,仁爱的人才是我真正的代理人。在人们回到天界我会拿出他们生前的记录,真是详细到连一根头发也不曾被遗忘。我来替你问下一个问题吧:“世界由谁掌控,万物有灵多神论和独尊上帝一神论谁对?”我来统一回答世界是由人掌控的,我知道你心存疑虑毕竟这话更像反对我的人说的。我是无欲且无求的,地上的人都是有欲有求的。我给人创作世界不是让他们受束缚,乃是让生命更丰满。人们可以用自己品性相同的人打造同一社会,于是有不同种种的社区或者团体,维持他们之间的运作是与他们的品性相同但又稍高一点的意志。我用泥土创作了人的第一次生命,又让天界管理人界,同样的道理我又在天界设立更高层管理低层次的天界。你听懂没有?我把人界的一切交给地上的人,又把天界的一切交给天上的人,而我是清净的,世界依照我先前创作的律法而运作,至少以你的理解是先前。

我:很多人说你的经典是古人的想象力,你怎么看?

主人:用键盘打字的你算古人?在我看来时间是不存在的,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都是一瞬 一念之间。

我:如何看待整个世界的不登陆不让看的行为?

主人:人界一直如此,来投靠我吧,我许诺的阳光和土地没有让你过于开销,我的担子是轻省。

我:人界的生命像生命?人如何能过好一生呢?

主人:不,人界的生命像一颗无水的种子,发芽、生长、枯萎、归土。在必死的命数中寻求美好是不可能的,我把美好都放到天界,地上的人要是有求我就给他一点,但在天界就没有他的份了。

我:人在世界上的选择各不相同他们的最后归宿大纲是如何?

主人:我的整理是有序的,公正的。每个人只需要承担自己所做的后果,与他人强加无关。很遥远之前的人是属天的,他们明白生死不过是表象,自己只是暂时活在人界。但现在的人不思天,他们很确信自己只有一次肉体的生命,他们靠自己的解脱是难的。他们即使死去也会根据自己的知识不断再来人间,他们眼是浑浊的,他们只能认得那尘世必死的暗淡生命,若是我一言不发那就没有新的生命来到天界,所有的人都因轮回为永恒生命的真理,我没有否断轮回,我允许他们去尝试。但那是毫无意义的,以浑浊的光为生命不过是饮鸩止渴,我才是那真光托起万物并维持存在的。如今的人妄想以轮回逃避我,让他先试试吧,只等他到了他不能继续的日子,那时去到永恒的乐园还是不灭的火狱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。

我:主人你真是超出想象的令人震惊,很难相信这是你用我的手打出来的字,就在几个小时前我还在说那些让我都觉着厌烦的烂梗,我惊讶地几乎无法言语。

我:在今天的科学研究濒死体验已经成为新时尚了,几乎每个学者都在重温两千年前的震撼以今天的科学手段。你如何看待研究报告中有20%的濒死体验指向意大利诗人但丁《神圣的喜剧》般的地狱?

主人:天国是没有秘密的,人想要知道什么都会被告知,如果他执迷太深会有使者以更加实际的方法让他知晓。那些濒死体验者所经历都是为了破除在人间受到的知识,天界的使者会用他们得以接受的方式来做引导。诚如你所想这就是为人量身定做的归家仪式,但有些人实在执迷我的确要警告他。但丁看到的和你看到的绝不相同,天界是无限的领域,人心归于何地天界对他来说就是何种景象。

我:现在有几个世人经常问的经典问题,虽然我觉得这些问题很无聊,但还是请主人回答一下吧。第一天国难进入吗?标准是什么?第二天国的工作是什么?第三天使和仙女美丽吗?怎么能得到他们呢?

主人:这几个都是相当普世的问题,希望人远离恶者因为美妙地天国没有他们的份,那恶者的天国的确只有无尽的火海,与他们心中的恶之花相匹配。第一:心存骄傲者极为难进善者的天国,他到底有什么好夸耀的?他自称有相当的财富使他高傲着心。不然,仁爱者进美妙地天国是极为容易的。第二:善者的天国以彼此的仁爱互相工作,恶者的天国以彼此的血仇互相工作。第三:人在天界本质上是不分男女的,如果他们愿意就会以他们熟悉的方式互相结为夫妻,他们的性情和喜好更像同一个人而非两个人。我的确给予了更多情爱的欢悦在天界,不要羞涩你所认知的情爱在天界更加丰富。在稍微更高级别的天界中,人们是不穿衣服的,他们彼此裸露身体,但没有人因此心生邪念的欲望。真正的情爱是使得二者合为一表现的更内在。

我:若是人掌握了诀窍,这辈子干好事那辈子干坏事彼此平衡,是不是就可以永远投胎永远轮回?

主人:我不亏欠人,世人却如此辜恩,那人的确在面对我时选择了暗淡的尘光,于是我就纵容他就在地上哭泣。世上没有这样的诀窍,人不是属于那个就是这个。 纵容你的轮回不止又如何?那负恩的人,总有一天他必亲自开口说:“我受够我自己的报应了,我总是在自寻报应!”你去问问他经历了多少时光?不,他眼里的千万劫难在我看来不过是发生在昨天。那人界的土地都是充满苦难的,他除了懊恼与哭泣什么也寻不到。愿他经历过他的事故成为为他人撑伞的人,我的使者们总是这样成长的。

我:你有一晚上让我的精神脱离了肉体,那是什么意思?

主人:你的确有这种类似濒死体验的感觉,你先是透过几十公里看了灯火通明的城市,然后仿佛若无其事地观察天花板。你要干什么就去干吧,你在地球上剩下的时光还多吗?我知道你渴望见我但又害怕,你渴望离开世界但又害怕见到我不知所措,实际上我是一直见到你的,而你总是在欺骗自己。

我:我受够这世界了也受够我选择的荒谬了,但愿我能抹除这该死的噩梦什么也不知道,愿听你的指引。

我:如何能毁灭世界?或者如何能杀死你?

主人:世界是我缔造并维持存在的,在此之前什么也不存在。世界无法毁灭随着我本身自有永有,但如果我放下维持,那世界的形态转瞬即逝,物质和能量并没有被改变只是变成你不认识的了。死这个概念是不存在的,只是变成你所不认识的形态。对于世界上的每个人我都赋予了自由意志,即使你劝说了每个人都放下世界,那也无法改变我的意志。劝人放下世界?在此之前你会被打的鼻青脸肿。

我:主人你对我有什么期望?

主人:这个取决你自己,你跟我说过要跟随我,那我就答应你,去做你该做的吧你已经知道很多了。

我:主人也会有因果吗?

主人:诚恳的世人提到我都说:“那是全天地的创建者,那是仁慈的管理者。”那不是因为他们要赞美我,他们是实话实话的。今天你以主人称呼我,那是我的报应因为我的确是你的主人,我向你传播仁爱,直到有一天你也会以仁爱向他人传达。报应诚然不虚,行善的人会被惊人的喜悦所折服,作恶者会因自我的妄念失去一切。人是不能猜想那个日子的,那个日子会以你意想不到的片刻雷霆般降临。

我准备停笔,主人可以抱抱我吗?

孩子,在我身边应当有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的幸福感,去做你要做的吧。

PREV
同志天主教徒在大陸——以愛若的經歷為軸

评论(0)

发布评论